健康新视界
信念的力量·神奇的细胞膜

美国著名细胞生物学家在研究克隆干细胞技术时发现,当他为细胞提供一个健康的环境,它们就蓬勃生长;当环境不理想时,它们就衰落。当环境被调整后,那些“生病的”细胞就又恢复了活力。但大部分细胞生物学家对这条关于组织培养技巧的真理一无所知。

 

达尔文在生命最后阶段也承认,他的进化理论对环境作用不够重视。他在1876年写给莫里茨·瓦格纳的信中写到:“我想,我曾经犯过的最大错误,是没有给环境的直接作用赋予足够的力量,例如食物、气候等等,这些因素是独立于自然选择之外的……”

 

追随达尔文的科学家们继续犯同样的错误。他们过分强调了“基因决定论”,认为“基因”控制生物学。这一论点导致地球上的很多人长期生活在恐惧中,担心在不确定的某一天,他们的基因会突然对他们发难,因为他们的父母或兄弟姐妹身上曾经发生过类似的疾病。

 

数以百万计的人把糟糕的健康状况简单地归咎于体内的生化机制不足,而不去寻找心理、生理、情感和精神的综合原因。孩子不听话?更多的人首先会给孩子用药,以纠正他的“化学失衡”,而不是设法尽力解决孩子在身体、心灵和精神上的问题。

 

无可否认,有些病症,是可以归根于基因缺陷,但是基因遗传病影响的对象是不足20%的人口。大部分的人出世时,都带着能使他们健康快乐生活的基因。而癌症、心脏病、糖尿病等,并非单基因缺陷的结果,而是多基因和环境因素复合作用的结果。

 

 

 

【环境决定基因健康程度】

 

科学家已经把很多基因和许多不同的疾病和性状相联系,但他们绝少发现哪一个基因引起哪一个性状或哪一种疾病。和某种疾病相关是一回事,引起某种疾病,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特定的基因和一个生物体的行为和特征相关,但必须有东西来触发这些基因,它们才会被激活。新科学揭示,控制生物学的信息从环境信号开始,而环境信号又转而控制调节蛋白与DNA的结合,调节蛋白管理基因活动。

 

在本文作者研究血管内膜细胞(内皮细胞)的实验中,当组织培养液中被添加了炎症化学物质后,细胞迅速变得等同于巨噬细胞——免疫系统的清道夫。当作者用伽马射线毁灭了细胞的DNA后,它们也还是改变了形态。

 

这些内皮细胞已被“功能去核”,但在对炎症试剂做出反应时,它们彻底改变了生理行为,就好像它们的细胞核还毫发未损时一样。当基因缺席时,这些细胞很明显地显示了某种智能“控制”。

 

原来,DNA并不控制生物学,细胞核本身并非细胞的大脑。就像你我一样,细胞是被它们的生活环境塑造的。也就是说,生命取决于环境。

 

 

信念的力量·神奇的细胞膜

 

英文单词细胞膜membrane的后部分brane和大脑的英文拼写brain同音(异义同音字)。通过研究地球上最原始的生物体—原核生物,细胞生物学家深入了解了细胞膜令人称奇的能力。原核生物包括细菌和其他微生物,仅有一个包裹了一小滴糊状细胞质的细胞膜。

 

细菌进食、消化、呼吸、排泄废产物。它们能感觉到哪里有食物,能分辨出毒质、捕食者,有目的地运用逃生动作来保命。也就是说,原核生物显示了智能!原核生物没有细胞核和线粒体,唯一可被视作原核生物大脑的是细胞膜。

 

细胞膜受体蛋白接收环境信号,细胞膜的效应蛋白按照对这些环境信号的反应来运作。

细胞膜是一种半导体,在结构和功能上都等同于一个硅芯片。

这意味着,把细胞比喻成个人电脑室恰当的,也是有启发意义的,可以更好地理解细胞的运作。由此得出的推论是:电脑和细胞都是可编译的;程序员在电脑/细胞以外。

 

细胞核仅仅是内存磁盘,是一个硬驱,包含了为蛋白质产生进行编码的DNA程序。让我们把它称为“双螺旋内存磁盘”。当你把那些程序下载到一个活动内存中,你便可以把磁盘从电脑中拿出来,而并不干预正常运行的程序。

 

当你通过移除细胞核而拿走了双螺旋内存磁盘,细胞蛋白机器的工作会继续进行因为创建蛋白机器的信息已经被下载了。

通过代表细胞“键盘”的细胞膜受体蛋白,数据进入细胞/电脑。受体蛋白触发细胞膜的效应蛋白,效应蛋白则充当了细胞/电脑的“中央处理器(CPU)”。CPU效应蛋白会把环境信息转化为生理的行为语言。

 

这一认知的重要意义是,从生物学的角度证明,我们是自己生物学的掌控者,就像我们是这个文字处理程序的操作员一样。我们有能力编辑我们输入生物电脑中的数据,就像我可以选择我要打的字。当我们理解了内在膜蛋白如何控制生物学,我们就变成了命运的主人,而不是基因的受害者!